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母子露营

时间:2018-01-13
高中毕业那一年的夏天,好不容易才熬过了好几个不同学校的升学考试,整个人好像要虚脱一般,就连考生的父母也大大的鬆了一口气,不必再跟着受折磨。
附近的社区活动中心为了舒解考生们多年来紧绷的心情,在福隆海滨举办了夏令营,参加的除了考生外还有好几位义工妈妈,她们负责照顾这三天的生活起居和最重要的三餐。
因为我就读在台北,所以一直只好寄宿在学校里的宿舍,母亲知道了我完成升学试,便老远从高雄来到台北探望我。当她听到社区举办夏令营,竟兴致勃勃地自告奋勇也参加了,说是顺便也跟着去玩玩。
活动第二天下午安排到海水浴场游泳,出发前忽然觉得肚子不太舒服,赶快去上厕所……等到出来一看,人都走光了,正在想着要不要去的时候,母亲走了过来:「家弘!大家都去游泳了,怎么你一个人还在这里?」我就把这情形跟她说了一下。「我知道你很会游泳,这样子好了,你教妈妈游泳,反正今天刚好轮到别组煮饭,我去换件泳装就过来。」的确,从小我就喜欢游泳,从小学到大学都是游泳校队,由于长年不断练习的结果,功课不怎么样,体格倒是比别人好。
不一会儿,母亲就换好泳装出来了,看到她穿着泳装的模样,令我眼睛一亮,母亲的年纪虽然已人到中年,但说实话,她确实是天生丽质长得非常娇豔美丽,是公认的大美人。
平时穿着都是及地的长裙和连身套装,想要看到她的小腿都不容易,母亲的身材真是好得没话说,丰满的乳房藏匿在紧身的泳衣下,绷出一条深深的乳沟……纤细的腰肢,雪白修长的大腿,整个身材都凹凸有緻,明艳动人,虽然在泳衣外面罩了一条大浴巾,但一路依旧吸引了不少豔羡的目光。
然而,虽然我是她的亲生儿子,但也实在忍不住要看上她几眼。母亲不会游泳,到海水浴场更是第一次,所以显得很兴奋,一到海边就迫不及待的拉着我下水,我牵着她的小手练习蛙式踢水。母亲学得很起劲,忽然一个浪打过来,重心不稳加上紧张,她整个身体便扑在我的身上,丰满的乳房隔着薄薄的泳衣紧紧贴在我赤裸的胸板上。
抱着母亲香豔柔软的肉体,泳裤里的阳具剎时间勃了起来,硬梆梆的顶在母亲的小腹上……母亲似乎有点羞答,还来不及反应,一个更大的浪又打了过来,这下子她雪白滑嫩的大腿竟然夹在我的腰上,下体的肉缝不偏不倚隔着泳装顶在我的龟头……随着阵阵波浪袭来,龟头也不断的顶撞母亲那敏感的肉缝。
突然母亲整个脸趴在我肩头,呼吸逐渐加快,下半身不停的扭动……「嗯…嗯…哼…哼…嗯…」听到母亲的呻吟声,我的双手不由自主地顺着她细腻的背部滑到丰腴的臀部,按着母亲的屁股顶撞摩擦我那坚硬如铁的阳具……「啊…啊…喔…喔…啊…」母亲亢奋的呻吟更加强我的淫慾,我快速的掏出阳具,将母亲大腿根部的泳衣拉开。
「家弘!不!!」说时迟那时快,我的阳具已对着母亲的阴阜插了进去……喔!那滋味实在太美妙了,藉着波浪的推力与自己亲生母亲性交着……「啊…啊…喔…喔…啊…」一阵快速的抽插,龟头紧顶母亲的子宫口,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!一股强劲的精液忍不住射进了母亲的体内,她顿然浑身抽搐不已,两人同时达到了高潮!久久,我把稍稍软化的阳具从母亲的阴道抽出来,只见她桃腮微晕,娇羞答答的说:「晒得有点痛,想上去休息一下。」才把腿放下来。
吃过晚饭,令人期待的营火晚会开始了,在年轻义工活泼的主持下,大家又唱又跳玩得不亦乐乎,母亲似乎也忘掉白天发生的事情,高高兴兴的和我们打闹成一片。营火晚会终于在意犹未尽中结束,这时母亲走了过来……「家弘,明天夏令营就结束了,去跟爸爸打个电话吧!」打完电话,母亲接着说,要我陪她到海边走走有话要跟我讲。我心里想:「啊,完了!完了!这下子不知该怎么办!」没办法,只有硬着头皮跟着去。
走过一座小桥就是广大的沙滩,沙滩上没有一根路灯,四週一片漆黑,只有天上闪烁的繁星和海麵点点渔火相辉映。海面不时传来沙沙的浪涛声,到处可见对对情侣,或促膝长谈,或激情演出。的确,在这么罗漫蒂克的气氛下,很容易让人陶醉冲动。母亲找了一个比较人少的地方,将披在肩上的大浴巾铺在沙滩上。沙地软软的坐在上面非常舒服……爸爸在大陆开工厂,就是台商啦!也不晓得是太忙呢?还是包了二奶,反正一年难得回家几趟。
母亲平时就藉着忙碌来打发寂寞空虚的日子。而我虽然才刚毕业,但是对性交可一点也不陌生,因为我是游泳校队,长得高大又好看,经常有一些美眉会主动来接近。搞过的小女生都数不清几个,但是下午和母亲在海里的那场秘戏,才真正令我蕩魄销魂,让我对于与母亲的乱伦产生了深深的迷恋。「家弘,我们做了不该做的事,妈从小看你长大……」「对不起,因为我太冲动了,实在忍不住所以才…妈妈,妳原谅我……」「其实…妈妈也有不对的……」说着说着旁边突然窜出一条黑影,母亲吓了一跳,整个人本能地扑在我的身上,趁着机会我紧紧搂着她,定神一看原来是条狗。
「别怕!别怕!只是条流浪狗,不要理它,等等它就走了!」盛暑的晚上,在海风的吹抚下还是有点凉意,在我的怀抱里既温暖又有安全感,母亲似乎不想起身了。我双手环抱着她,右手假装不经意的放在她高耸的胸部,左手轻抚发出淡淡香味的秀髮,就像一对热恋的情侣正在谈情说爱。
母亲将她的柔荑小手压着我的右手,但似乎没有生气的样子,于是我的胆子变得大起来,把头贴着母亲的头,嘴唇轻轻的碰触摩擦她的耳朵,我知道女人的耳朵是相当敏感的。「吓我一跳,家弘!妈妈问你一句话,你要老实回答我!」「什么事情?」「你…你有没有跟女孩子做过爱?」「嗯…有…是我同班同学,不过考完联考就到美国去了,听说也许会留在那边唸书。」「那你们做过几次?多在什么地方?」「忘记几次了,都是趁大人去上班的时候在家里,有时候骗妳要去图书馆K书,其实跑到MTV去玩。」
母亲听完叹了一口气:「现在的孩子实在太早熟了,年纪轻轻就懂得…但是妈妈这么老了,你怎么还对妈妈……」「不!不!妈妈一点也不老,我们学校的老师没有一个像妳这么漂亮,不但气质身材比不上,就连走路的样子也都没妳好看呢!」母亲是个丰姿绰约美艳娇媚的成熟女人,曾经入围港都中国妈妈选拔的前三名,是籐泽流花道港都本部的负责人。气质高雅风华绝代,虽然年纪已经四十七岁了,可是依然明眸皓齿身材婀娜多姿,一直是我性幻想的对象。母亲听我一番奉承,心里不禁飘飘然。「尤其妈妈穿起泳装更加是性感迷人,我喜欢妈妈…」说完低下头吻她。
母亲把头往旁边一摆:「不行!不要这样……」不等她说完,我的嘴唇已经压住她的小嘴,轻轻的舔着她的嘴唇,柔软的舌头在双唇间不停的舔着,终于母亲打开了嘴唇,让我的舌头伸进她的口腔内。吮吻交缠,母亲也不时的把她的香舌伸到我的口中,我们热烈的吸吮吞嚥彼此的口水,她的情慾逐渐高张,双手紧紧抱着我的头,身体像蛇一般的扭动起来。我打开母亲衬衫的釦子,解开乳罩,让她那丰满诱人的乳房裸露出来。我轻轻的抚摸搓揉她那肌理细腻匀称柔滑的乳房。「啊!多美的乳房!」我内心不禁讚叹着。成熟女人的乳房,到底不是那些青苹果般的女生所能相比的。
我忍不住把脸埋在她深深的乳沟中,彷彿回到婴儿时期跟母亲撒娇的情景。指端轻轻扣弄乳头,母亲的乳房虽然很丰满,但乳头却不大。她的乳头很快的就充血变硬,于是我嘴巴含着母亲的乳头吸吮起来,顿时,心头充满了甜蜜温馨,好像幼时吸吮她乳房般幸福的感觉。
「嗯…嗯…哼…哼…喔…啊…啊…哼…哼…」母亲的呻吟使我更加兴奋,下面的阳具持续的坚硬发烫。我一边舔弄母亲的乳房,另一手伸近长裙内,沿着柔滑细嫩的大腿内侧轻轻的往上抚摸……「喔…唔…唔…啊…啊啊啊…嗯…嗯…喔…喔…哼…哼……」一直摸到大腿根部,当我的手伸进小小薄薄的三角裤内,碰触到母亲那长满纤毛,柔软微湿的阴阜时,她禁不住出声轻叫。顺着浓密阴毛覆盖的耻骨往下抚摸,手指很快的就滑进母亲那早已被淫液所润湿肉缝,并且慢慢的伸进阴道内挖弄。母亲似乎配合手指的抽插,屁股不停的往上挺动,蹙眉紧锁整个脸央︻摆动。
「喔…喔…啊…啊…喔喔…啊…啊啊…喔…喔…哼…哼…喔…喔……」这时我再也忍不住了,很快的脱下母亲的三角裤,再脱下自己的内裤,掀起她的长裙,在四週一片漆黑中,跪在母亲的两腿间,握着已坚硬如柱的阳具摩擦那湿滑的肉缝。母亲已迫不及待顶了上来,只听:「浦滋」一声,整根阳具已经插进母亲的阴道里。「啊…啊…啊啊…喔…喔…嗯…嗯…啊啊…喔…哼…哼…喔…哼……」母亲的浪叫声越来越大,全身扭动的更激烈,我快速的抽插,阳具在阴道不停的进出,淫水流了满大腿。母亲双手紧紧的抱着我,吻着我,我感受她的呼吸逐渐加快,似乎要高潮了。
「啊…啊…我要洩了…喔…喔…再…用力…喔…喔喔…用…力…喔…喔…啊…啊…我…洩了…洩了……」「妈…妈妈…喔…妈妈…我…我也出来了…喔…喔…妈…我…出来了……」配合着母亲剧烈的挺动,阳具在阴道里狠狠的抽插十来下,一股强劲灼热,充满活力的少年精液喷浇在成熟妖娆的子宫里。母亲抖颤着全身,快感似乎迟迟未退,我们紧紧的拥抱着,直到疲软的阳具滑出了阴道才分开。
我帮母亲穿好奶罩扣好衬衫一起躺下来看星星。「家弘!明天回去以后就把今天的事全部忘掉吧!」「为…为什么?」「难道你还想继续下去?难道你不觉得这是不对的吗?家弘!听妈妈的话,回去就把它忘掉吧!」我无奈的点点头,返回营地的路上,我们互搂着对方,不时停下来拥吻,直到有路灯出现……想到明天夏令营结束,后天母亲回高雄,心里有点伤感有点惆怅。我知道我已经爱上了自己母亲……三天两夜的夏令营终于结束了,为了避免塞车,吃过中饭就拔营。途中除了在鼻头角短暂停留外,游览车沿着滨海公路一路驶回台北。
到家门还不到三点呢!一进到家里姨妈就打大哥大给妈妈,讲完后跟我说:「家弘,你妈在台中,六点半会回来和我们一起吃饭,你去把行李整理整理休息一下!」我把那些髒衣服拿到洗衣房的时候,听到热水器「隆隆」的声音响起,我知道一定是妈妈在洗澡……想到昨夜和妈妈做爱时那如哭如泣的淫哼,和蛇似扭动的娇躯,下面的肉棒开始充血硬挺。于是,我把全身衣服脱光,慢慢的走到妈妈房间的浴室门口「叩、叩」轻轻的敲了两下就推门进去。
妈妈本能的把两手遮在胸前,转身大叫:「出去!出去!不要进来!」妈妈全身一丝不挂,曲线毕露,白皙的肌肤散发出诱人的光泽,一头秀髮盘起就像野柳女王头一样,看得我血脉贲张,肉棒怒举。「我…我想和…妈妈……」「不要!不可以!我说过回来就要把那些忘掉的……」我慢慢走到妈妈背后,两手放在她裸露的肩膀上:「我…我只是想和妈妈洗澡而已,小时候你不也常帮我洗澡吗?」说完把我灼热坚硬的肉棒紧贴妈妈凉凉的肥臀上。
霎时妈妈像触电般颤了一下,语气似乎不再那么激动:「如果…只是…洗澡的话……」我从背后抱着妈妈,沐浴乳使得娇嫩的肌肤更加滑溜,我的双手慢慢移到姨妈丰满白嫩的乳房,轻轻的搓揉起来。「小的时候妈妈帮我洗澡,现在该我帮妈妈洗澡。」「啊…不要…喔…啊…啊…嗯…嗯…哼…哼……」我一边搓揉着乳房,指端扣弄着滑溜的乳头,不久,乳头慢慢变得硬挺。「啊…啊…喔…喔…喔…不…不…喔…喔…嗯…嗯…啊…啊…哼…哼……」我持续拨弄搓揉乳房,整个赤裸的背部紧贴在我身上,沾满沐浴乳的双手在妈妈滑溜的双乳和小腹间不停游走,慢慢的滑到满是泡沫毛茸茸的阴户上,手掌贴在上面抚摸起来,左手继续搓揉乳房。
「啊…啊…喔…喔…喔…啊…啊啊…啊…喔…喔…哼…哼…喔…喔…」妈妈不断的呻吟,整个人好像快站不住了。我将妈妈转过来,妈妈很快的抱住我……第一次拥抱全身赤条条的妈妈,凝脂般细嫩的肌肤,丰满滑润的乳房,紧贴在我赤裸的身上,挤压摩擦。「喔…喔…嗯…嗯…嗯…啊…啊…啊…喔…喔…」我忍不住低头吻上妈妈的小嘴,妈妈很快的就把香舌送到我的口腔内,我们激烈的吻着。莲蓬头的水「哗啦哗啦」的在流个不停。
我们边吻边移到莲蓬头底下,让水把身上的泡沫沖得一乾二静,然后顺着妈妈的粉颈,慢慢的吻到乳房,吸吮舔弄已充血变硬的乳头。「啊…啊…喔…喔…喔…啊…啊…哼…哼…喔…喔……」妈妈的乳房丰满,软硬适中,摸起来舒服,舔起来更加舒服。配合娇美的呻吟,令人淫慾大增。慢慢地往下,吻着她的小腹,再往下就是乌黑茂密的阴毛。
拨开阴毛那娇红欲滴,成熟饱满的阴户就暴露在眼前。「啊!这就是昨天两度让我的肉棒在里面进出、射精的美妙阴户吗!太感动了!」我双手抱着妈妈的屁股,嘴巴凑到阴户狂吻起来。「喔…喔…啊…啊…喔…哼…哼…喔…喔…」妈妈整个身子顿时瘫软倒坐在浴缸边。我把她的雪白的大腿分开,灵巧柔软的舌头上下舔弄早已溢满淫液的肉缝,舌尖快速的在阴道进出,时而吸吮那微突豆粒般的阴蒂。妈妈的屁股前后不停的摆动,好让舌头能够舔得更深入。
终于妈妈忍不住大声淫叫起来:「喔…家弘!妈妈好舒服啊…喔…啊…好舒服…受…不了…喔…喔…受…不…了…了…喔…喔…啊…啊…嗯…嗯…太…舒服了…喔…喔…不要…再…舔了…受…不…了…了……」看到妈妈那付目眩神迷,吐气如兰,妖骚诱人的媚态,再也无法自持,起身握住已充分勃起的粗硬肉棒,对着湿滑的肉缝就要插进去。「不要在…这里…」妈妈含羞的说。我点点头,拿了一条浴巾将身体擦乾,把妈妈抱到床上。望着袒裼裸裎的胴体,真不敢相信这就是令我勾魂摄魄,朝思暮想娇豔的妈妈我把肉棒凑进妈妈的嘴边:「妈妈…吃…我的……」妈妈不假思索,伸出白嫩的小手握住肉棒,端详了一下就含进樱桃小嘴里,柔软的舌头舔着龟头打转,肉棒在小嘴的舔弄下舒服异常。
「好舒服!妈妈妳太会舔了…喔…喔…太…爽了…妈妈…太棒了…喔…喔妈妈…我…也要…吃妳…的……」我转身趴下,妈妈两只雪白的大腿已分得大大的,阴户顶在我嘴上。我把两片大阴唇拨开,舌头贴着粉红色的肉沟上下来回的舔。妈妈嘴里含着肉棒,只能:「唔…唔…嗯…嗯…哼…哼…唔…唔…哼…」的淫哼。舔了不到十分钟,妈妈就受不了,吐出肉棒:「乖儿子…快…插进…进来吧…妈妈…要…你插…喔…喔…快…插…妈妈…吧…喔…喔……」我一听赶忙起身跪在两腿间,妈妈迫不及待伸手握住肉棒就往阴户塞,我屁股一挺,整根肉棒就徐徐没入妈妈的阴户里。
阴道壁紧包着肉棒,感觉很充实。我轻轻的抽动了几下,妈妈就娇喘连连,浪声不断。「唔…唔…哼…哼…喔…喔…舒…服…喔…喔…哼…哼…」妈妈双眼紧闭,玉唇微张,口吐浪语,下半身不时的往上挺动,好让肉棒更深入阴道里面,平日高贵优雅的妈妈变得淫蕩妖骚。
「妈妈跟妈妈不论身材、容貌都长得那么像,在床上浪起来时不知是否也一样?」想到美艳娇媚的妈妈,想到她那香豔成熟的肉体:「喔!好想插插她!」越想越是淫慾大发……「就把妈妈想像是女友吧!」我开始加快速度。「妈妈…妳好美喔…儿子…好想插你…儿子插得妈妈舒不舒服…喔…喔…插你…插…你……」「喔…喔…啊…啊…啊…插…死…我…了…好儿子…插…得…好舒…服…喔…喔…亲…亲…亲哥哥喔…喔…再插…再…插…喔…喔…亲…哥…哥…啊…啊…我…要洩了…亲…哥哥…用…力…插…我…喔…喔…洩了…洩…了…喔…喔……」一阵急插狠抽,妈妈浑身抖颤,很快的洩了身,由于在家里没有什么别的顾虑,妈妈浪得特别大声。
「妈妈今天很兴奋喔!」「你是不是觉得妈妈很淫蕩?其实我已经想开了,如果在做爱的时候还想着什么伦常纲纪,长幼尊卑,那还有什么乐趣吗?」「所以妳……」「对的,在床上我们是男女关係,是性伴侣,你是我的情郎,这样才能享受真正的性乐趣不是吗?当然,在外面我还是你的妈妈!」妈妈不愧见多视广,观念新潮,看来已经从性的压抑中解放出来了,而妈妈什么时候才能脱离性压抑,像妈妈一样的重享美丽人生呢?我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妈妈,让她也像妈妈一样的重新再享受快乐的人生。